三姑奶奶得意的笑道:“我还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吗?”

苏氏道:“谁也没说你一无是处的呀?那方面是那方面,这方面是这方面,该表扬的当然要表扬了。”苏氏心道:我还指望你能对付太夫人的,做的对的我自然使劲夸你。

接着说道:“就是大嫂都领你情,还说真服了你,敢和太夫人闹得,不是你闹,大嫂也得娶个舅家的回来当媳妇,或者嫁个女儿去舅家。”

三姑奶奶笑道:“说这,还真的要感谢我,给个庄子铺子的太少了吧,三嫂再多给点。”

苏氏斜眼看她,笑道:“行,大房二房给多少,我三房一样,不会少给。”

三姑奶奶推了一把苏氏,道:“看看,刚还说互相帮忙哪,这就小气上了?”

苏氏道:“不是小气,是一码归一码,就这,我不提出来,你指望你三个哥提出来给你补嫁妆?想都不要想,所以,应该是你感谢我。”说完一伸手“感谢费拿来,少了我可不答应”

三姑奶奶伸手拍了一下,笑道:“给了,拿好哦!”

俩人嘻哈的把一顿饭给吃了,等春草收拾完了,三姑奶奶进里屋摊在床榻上,苏氏也半趟在床上,问道:“今儿来啥事?”

三姑奶奶问道:“你咋知我有事找你?”

苏氏切了声,说道:“没事你能这么嬉皮笑脸的就进门了?咋不拿捏几个月给我看呀。”

三姑奶奶丧气的说道:“算你了解我,我是听说你让宋八的儿子和曹家侄子去给你跑什么买卖,还去岭南,我就想,要不要我参一股,我反正银子放着发霉,还不如和你做点啥。”

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

苏氏心道:我就知你今天来没好事找我。

“你别打这主意,你三哥说了,我三房的事和哪个都不参合,就是宋表弟要参股,你哥都没让,我娘家侄子也想跟着投份子钱的,都没让。”

三姑奶奶其实在苏氏严肃说话时就没抱希望了,只不过苏氏问她,她就说下,听到这个答案也没什么失望,就是遗憾。

“我还想着能参股,将来有机会也可以跟着去岭南一趟的,我还在广州呆过几年的,真怀念那里呀,好多嘢死的”

苏氏扑哧一乐:“想食就食呀,死不死的干嘛?”

三姑奶奶吃惊了,道:“哟,三嫂给我说说你以前,不会是老广吧,感觉不像呀,老广没那么口重的”

苏氏道:“以后以前的事谁也别问,和如今没啥关系的,问那干嘛?”

三姑奶奶只好道:“好好,不问,我咋觉得三嫂脾气见长呀,都是我哥给惯的?我还想我哥芯子换了吧,咋大变样了?害的我琢磨他半天的”

苏氏扑哧乐了,道:“我就想你肯定以为你哥脑袋砸了也被人给穿了过来,是不是?”

三姑奶奶也笑道:“我回来后,听说了家里的事,又去庄子上看了那些新东西,特别是摇椅,肯定是个老乡弄的,都说是我三哥做的这些,他又砸了脑袋,我不怀疑他怀疑谁呀,可是他一张口说话,还是那样楞的,就又想到之前你说你祖母的手记什么的,才想通是你一直蒙骗我。”

苏氏白了她一眼,也不接这话,歪楼问道:“太夫人有没有让你去把宋家舅舅从寺里接回来?”

三姑奶奶道:“咋没有?见了我就说她那宝贝兄弟,让我去找堂舅,说是去寺里半年,这都过了半年了,该放回来了。”

苏氏紧着问道:“你咋说的?”

三姑奶奶气道:“我咋说?我说让他呆寺里一辈子,我娘还说我不孝,白疼我了,我说你把整个谢家都送给宋家就是对谢家祖宗尽孝了?你咋没想想以后怎么去见谢家祖宗的?”

苏氏嘿嘿乐,也就三姑奶奶敢对太夫人说这话,侯爷都不敢。

苏氏真想对她伸大拇指说:我看好你哟,太夫人就交给你了,可惜不能说这么明白,还得哄着三姑奶奶和太夫人胡搅蛮缠去。

三姑奶奶恨道:“幸亏把产业和银两还回来了,不然我就杀上宋家,我不把宋家闹个没头没脸我就不姓谢。”

苏氏道:“那以后哪?太夫人可就等着接宋家舅舅回来的,这要是紧着不接,到时她又该闹了,你是没见那阵子,太夫人饶了你大哥的脸,气的你三哥砸了脑袋,还封了几针,就为了要把我儿子定给宋家,那会你不在,没人能压的住太夫人,不是堂舅把家给分了,才知道府里贴了十万两银子,你说那得是多大一笔银子呀,就这么贴给宋家了。”

三姑奶奶是气,又乐了,说道:“我还真不知我大哥这么窝囊的,他要是早告诉我,我绝对把那贴补的都要回来,我还得逼着我娘亲自去要,你看我有没有这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