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承紫抬头瞧着站在主位旁的她,挑衅地笑了笑,才脆生生地说:“虽不曾入祖宅,但芳姑姑之名如雷贯耳。知晓在祖宅,芳姑姑是老夫人最倚重之人,若实在找不到老夫人,询问芳姑姑即可。”

   芳姑姑是经历沉浮,一辈子在内宅阴毒算计之人,自然不认为这女娃这番话是真正的恭维,肯定是有什么算计。

   所以,她很小心翼翼没回应。若是搁在从前,她不会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有什么防备,但老夫人去洛水田庄送这丫头一程,最终却是折损了她的干孙女,老夫人还让她救了一命,尔后不得不让六房一家三口离开洛水田庄。

   原本,她与老夫人准备在路上动手,送他们见阎王。她也好为自己的干孙女报仇,但他们居然能平安到达晋原县,且在短短一年时间,就平步青云。

   她不会很唯心地认为这仅仅是运气。在她芳琴的布置之下,没有谁会有运气。

   这只能解释杨氏六房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这小姑娘。她适才看到这小丫头,明明面上是一派天真淳朴,眼神也清澈,但那笑意里却全是肆意的挑衅。

   她活到现在,虽是老夫人身边的贴身侍婢,但就是老夫人作为庶女时,也没人敢用这种挑衅的眼神看她。再后来,老夫人嫁入杨氏,敢于看不起老夫人与她的那些仆妇小厮侧室,她最终都让他们跪地求饶,带着极度的恐惧死去。

   “九姑娘这话就不懂事了。”她轻笑,轻飘飘丢出这么一句。

   “哦?芳姑姑说我不懂事?”江承紫声音提高了些。

   “六弟,九丫头不懂事,你也不管管。”三夫人看这情况,摆明是这女娃要惹这芳姑姑。

   别人不知,难道杨如玉没跟自己妹妹说过,她在洛水田庄逼死的那个大丫鬟正是芳姑姑最疼的干孙女。要不然,那女子如何能那样猖獗,吃穿用度堪比嫡出姑娘了。

   逼死人家疼爱的孙女,人家肯定恨她恨得入骨。人家没找上门,她到主动去挑衅。

   清纯可爱长发MM王玮瑛图片

   三夫人只觉得这六房太猖獗,这九丫头太不知天高地厚。若是自己不在场,他们怎么闹,她只会乐。可她偏生就在场,这真是闹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