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被凯撒蒂捷足先登了!

“嗷呜呜!”

小家伙们用柔.软的豹掌使劲拍着凯撒蒂的脸,见他毫无移开的迹象,便扯着嗓子,无比委屈的大喊。

喊了一阵也不见效果,就往池深深脸上爬……他们要告状!这个浑身冷飕飕的坏家伙,抢了他们的奶!真是太可恶了!

池深深也没想到凯撒蒂会这般,不过,倒也验证了那天的偷奶贼确实是凯撒蒂。

她有些不懂了,为何蛋生的凯撒蒂竟对奶水如此执着……可能是从小没吃奶,一尝了鲜,便欲罢不能!

尽管,他现在把她伺候的还不错~但也得制止他的行为,万一被鲁卡回来看到了,肯定会吵闹着也要喝……那时,叫她如何满足八张嘴呢?

“咳咳,差不多就行了,崽崽……呃~!”

池深深的话还没说完,凯撒蒂便加速了一下,她羞怯的咬住下唇,将那些话全都沉在了肚里。

“行了吧,再继续下去,崽崽就不够吃的了!”

又过了一会,凯撒蒂还没移开嘴巴,池深深真怕没奶了,便一股脑的讲话说完。

听她这么说,凯撒蒂移开了嘴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估计莉泽晚餐的时候就会把奶牛送回,他们饿不死的!现在,我很饿!”

美女的n次方

“……”你饿,也喂不饱啊……池深深内心是崩溃的,她有种感觉,等奶牛运回来了,她这处‘口粮袋子’就不属于崽崽了!

算了,还是说正事要紧!

“那个,一会能不能不弄在里面……”

池深深十分羞涩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见凯撒蒂一脸迷茫,又解释道:“我这才生完豹崽,要是再怀,身体会吃不消的……”

“没事,你还没发.情,不会怀崽的,你不想,我绝对也不会让你怀上,相信我!”

“……”

池深深把他的话当成借口来听,心里腹诽道:你再强,还能生.殖.器上自带TT啊!

鲁卡兴高采烈的拿着处理好的猎物回屋,老远就听到了他们交.配的声音,扔下猎物,飞速跑到里屋,见他们拥在一起的画面,整头豹都不淡定了!

“你们,你们能注意一下吗?崽崽还在!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面对他的质问,池深深当然是将脑袋躲进兽皮被子里。

凯撒蒂索性退出,甩着蛇尾就将他卷了起来。

“不许打架!我们一家好几口的,好不容易重逢,就不要干些窝里斗得事!鲁卡,你不许再惹凯撒蒂,凯撒蒂,你也不许再揍他了!他也怪可怜的,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变成四纹兽了!”

凯撒蒂闻之未动,冷眸转向鲁卡,问:“真的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早就说了吗?我被打怪兽咬穿了身体,疼了过去,再醒来就见到你了!”鲁卡的口气不佳,斜睨着凯撒蒂。

“你怎么会用兽纹抵命的方法自保呢?”

“保命?你的意思是我的兽纹不见了,是用来保命了?真是笑话!”鲁卡理解不透他的意思,总觉得他这个样子,是被凯撒蒂做了什么手脚。

池深深听了他们的交谈,忽然想起凯撒蒂之前的事,但一想,也不尽相同,便问:“就算他是用兽纹抵了命,可跟你那时候的情况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