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崔克坐在替补席上。他先看了一眼白鹿巷的大屏幕,那里,比分依旧是0:0,时间是上半场34分钟。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缇娜的背影上。这么远看过去,她真瘦。他每次把她抱在怀里时倒没有觉得她那么瘦。

到目前为止,比赛基本在按照她预想的思路进行着。派崔克陷入了回忆当中。

周二是晴天。训练课全部结束以后,他被缇娜叫到了办公室。他是第一个知道她会这么打的人。

缇娜当时坐在办公桌后,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口吻告诉他:“派特,我需要你在对阵热刺的比赛里打替补。那场比赛的前六十分钟比赛可能会非常惨烈,但后三十分钟你要为我拿下比赛。”

那时,缇娜的表情很复杂。她怕他不答应吗?明明那么聪明……

他凝望着办公桌后的她,“缇娜,这没问题。但是,我可以防守的,我的体能首发也不会有问题。”

但缇娜目光坚定,“不,我不能让你在前六十分钟消耗体力,一点也不行。我们很可能会丢球,可能丢一个,甚至可能丢两个,但我会让热刺在前六十分钟里疲惫不堪。等到你上场时,你要把九十分钟的体力全都用到最后三十分钟。”

之后她开始向他详细解释自己将会采用的战术。

派崔克的目光转回到场上。

在经历前三十分钟的疯狂盯人肉搏之后,缇娜在上半时的最后十五分钟采用了回收的区域防守。全员回缩到本方的禁区前,而热刺也果然像缇娜预想的一样开始疯狂压上。

而当热刺压上,他们的两个边后卫凯尔-沃克和丹尼-罗斯就都会上来。

可爱元气少女夏天的小尾巴

这就是喻子翔和约翰-奥康纳发挥的时候!这两人本场比赛被缇娜放在了边锋的位置上,而不是边后卫的位置——这是有原因的。

派崔克再度望向场边。缇娜站在大雨中的身影很坚强而高傲。她是会不断告诉自己要chin up的姑娘。

他想,她不会倒在白鹿巷。

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而即使没有他,克里斯汀-陆也不会。

尽管派崔克的耳边不断响起那首歌:“You are getting sacked in the morning!”

****

天空体育的解说员马丁-泰勒在上半场的最后十五分钟里不断地发出惊呼,但这并不是因为热刺的围攻,而是喻子翔和约翰-奥康纳骇人的表现。

嘉宾阿兰-史密斯更是称赞道:“太难以置信了,这两个边后卫简直就是边锋的材料,我终于明白陆把他们放在这个位置是为什么了。”

直到中场哨声响起,场边的波切蒂诺看上去似乎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他原本以为上半场的后十五分钟,他们至少能进一个球,但是……他扭了下头,那女孩儿正一边跟伊恩-帕克和派崔克-安柏说着什么一边走进了球员通道。他抹了抹脸上的雨水,胸口有些闷。

看台上,尼古拉斯站了起来,克里斯汀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球员通道入口。他继续看着也在往球员通道走的波切蒂诺——他该着急了吧。

****

天空体育在中场休息时切到了现场的演播室画面。在那里,杰米-卡拉格、蒂埃尔-亨利和杰米-雷德克纳普三位英超名宿准备开始中场分析。

卡拉格在比赛开始前不觉得这场比赛会有太多悬念,至少在双方名单出来之前如此。他想热刺在主场肯定稳稳赢下QPR,甚至是一场大胜。

但现在,卡拉格不这么想了。

前利物浦队副开始用他一口浓重的利物浦口音分析上半场的局面:“QPR一开始采用了人盯人的极端战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在最后的十几分钟开始回收。”

导播也及时地给到了上半时的某个片段。

卡拉格定格住画面,说道:“热刺在进攻时一般会拉开宽度,让两个边后卫上去得非常多,为的是形成完全的优势。我们都看到过,沃克和罗斯的身体素质极其强悍,但他们两人完全敌不过喻子翔和约翰-奥康纳,热刺每次想要走边路的时候就立刻丢掉皮球。”

这时亨利补充道:“而且中路又被QPR的球员完全堵死。没有起脚机会。”

小雷德克纳普接过来说道:“没错,更棒的一点是,QPR只要一断下球,马上输送到两个边路,让边锋喻子翔和约翰-奥康纳开始启动。这两个年轻人在边锋的位置上有更多的攻击自由了。”

天空台开始播放两人在边路的个人表现集锦。这两个强壮而快速的球员很好地客串了边锋。在这十五分钟的时间里完成了总共七次令人叫绝的的个人奔袭,沿着边线,单枪匹马把球推进到对手禁区附近,每一次都至少推进了四十米的距离,最长的一次是喻子翔的突进,直接推进到了底线,大概有六七十米。

最后,卡拉格总结道:“我得承认,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场面。必须得说克里斯汀-陆干得漂亮,她虽然没有上安柏和巴尔加斯,但是已经把场上仅有的球员用到了极致。”

亨利一边耸肩一边微笑着说:“我很期待下半场的较量。我真的不知道下半场会发生什么。要知道波切蒂诺是个非常棒的主帅。”

****

马塞洛-贝尔萨正坐在家里看这场天空台的直播,虽然他的英语不够好,但大概能明白他们在夸奖喻子翔和约翰-奥康纳的个人表现。

贝尔萨扶了扶眼镜,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尽管他们着重分析了上半场后段QPR的打法,但有很多更深层次的东西没有提及。

QPR在几乎没有留前场人员的情况下,子翔和约翰只是依靠个人的带球,就让热刺的整体阵线一遍一遍地被迫回撤。这样一来,根本没法发起连贯的进攻。

当初制定战术时,克里斯汀一定是已经充分考虑了各方的因素,才专门把喻子翔和约翰-奥康纳放在了边锋位置上——若是让他们两个继续打左右边后卫,那么他们反击时的启动点就会太靠后,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而且克里斯汀一定是给了指示,带到前场之后绝对不草草结束进攻,一定要让热刺整体不得不退回来。所以要么把球保护住等队友上来,要么就要造犯规要定位球。

她不是单纯让这两个人进攻而已。事实上,这两个人因为贴着边线,真的想取得进球是很困难的。她是在利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的防线。这比一味着死守要高明多了。

还不止。

这也是为了进攻。

她在为下半场派崔克和巴尔加斯给出致命一击铺路,她要在这两个人上场之前,累死热刺的两翼。

当然了,又因为她上半场前三十分钟的盯人防守,想必累死的将不仅仅是热刺的两翼。

她并不着眼于一城一地的得失。

所以上半场,尽管热刺是控球占优的一方,但整个进攻节奏被QPR彻底打乱了。体能和心气在这样的重复当中不断损耗,取得进球的概率就会越来越低。

这是克里斯汀的手段。她成功地用自己场上仅有的强力球员来为全队赢得战略上的优势。

贝尔萨露出一丝带着点苦涩的笑意。

一个月前还是自己助手的女孩儿,也许即将创造一场名局。

而在这一局中,自己的另一位弟子波切蒂诺可能已经落了下风。

****

他们很累。陆灵抿了抿嘴唇,意识到这个动作会让自己显得软弱她连忙停止了。

一线队教练乔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过头。这一周以来,乔治付出的也很多。她很感谢他,在这种时候,选择了相信她。又或者,他从来都是一个愿意服从的人,谁当主教练,他都会如此。而她则不是这样的人。

这一点,尼克说的对,她并不那么适合当一个副手。

派特坐在侧边,陆灵用眼角余光瞥到他似乎一直在看自己,于是冲他笑了一下,他却没有笑,表情很正经。她不再注意他,继续跟乔治交谈。他们交流完,陆灵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她需要说几句。

不是战术上的,只是pep talk而已。

她往前走了几步,还没来得及击掌示意他们安静,他们已经安静了下来。

这真不错。

“热刺球迷唱了一首歌……”她说道。

“噢,教练,别他妈管那群狗娘养的,你明早才不会被解雇。”子翔连忙说道。

“对,我们上半场踢的不错,我们他妈的会拿下这场比赛。克里斯……我是说教练,难道你对我们没信心吗?”约翰立马接过了子翔的话。

陆灵浅浅笑着。她想,如果这真的是她的最后一场,那么她带的是一支最年轻最棒的队伍。这些球员里,也许,未来,会有好几个能去豪门球队踢上吧。

“我不是说那首。”陆灵扫了一圈更衣室,她知道,他们大概已经能猜到是哪首了,“我是说You got no balls cos your manager has none.”她说着抬了抬眉,“我有没有balls无所谓,但是!下半场!你们得让他们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

“是的,老板!”

“没问题,老板!”

他们激情地回应着她的话,陆灵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她依旧紧张,只是不再忐忑。

下半场,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