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虞子苏坐在书房之中,看着青峰带过来的一叠账本,头皮发麻,索性暂时不处理,和夜修冥讨论起今天宫中发生的事情来。

“你觉得呢?”夜修冥低低笑道:“苏儿这么聪明,我不信苏儿猜不到。”还能有什么意思?忍了这么多年,他要是再不动手,他不介意代为动手。

“皇上真的要对连家动手了?”只能是这样想,才能想得通透,要不然,也不会真的杖毙了莲妃身边的范公公。比起之前皇上对莲妃的处罚,以前那些完全就是像在开玩笑一般,哪像这一次,直接就见了血。

“嗯。”夜修冥沉声道:“我将连家和南疆勾结的证据给了他。”说到南疆,夜修冥目光一凛,要不是他小心,只怕还真的会栽在了南疆。

“连江那老匹夫,也不知道是怎么跟南疆皇室搭上了线,再在我身边安插了人,想要将我们一举歼灭。”

夜修冥将虞子苏目露担忧之色,又急忙道:“不过没事,后来被我找到了那个背叛的人,也找到了连江和南疆皇室通信的证据。”

“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多注意一点吧。”虞子苏知道夜修冥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可是一想起当初他重伤的消息传来,还是忍不住性抽疼了一下,“那你重伤……”

“是假的。”夜修冥低低一叹,有些无奈。

道:“不仅仅是军中出了叛徒,我手中青字辈的人也出了一个叛徒,又恰巧是掌管着京都和南疆来往的消息,所以那封信是被更改了的。受伤是真的,但是还没有到性命垂危的夜修冥地步。”

“对不起,苏儿,让你担心了。”夜修冥十分抱歉地道,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京都之中事情太多,绊着虞子苏走不了,虞子苏还很有可能还会来南疆找自己。

“哎呀,没事了就好。”虞子苏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了夜修冥的吻,嘟囔道:“大白天呢!别闹。”

小妻子太害羞,完全跟平日里风风火火清清冷冷的样子不符,夜修冥无奈笑了笑。

白纱萝莉的午休私房

“对了,你把那证据给了皇上?”虞子苏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道:“那那日我让虞蒙带给你的账本你给皇上了吗?”虞子苏说的是当初虞蒙去丰良时,让虞蒙带给夜修冥的东西。

“证据是给了皇上,账本还没有。”夜修冥沉声道:“原本以为他还有一阵子才会动手,所以便将账本放在了我这里,不过……既然他现在就要动手,我晚上就进宫一趟,将账本带给他便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夜修冥低低一笑,笑意冷冽,“也不知道他这一次要怎么动手?”既然他要动手,很好,他会将所有关于连家的证据全部交给他,就看他怎么亲手处置连家,怎么样为母妃报仇!

“给了皇上也好,连家到处都在找那账本,连我在段王府里住的院子都已经被人光顾了几回了。”

说道这里,虞子苏也不得不说连家的人脉势力之大,账本不见,虽然是她做的呢,可是尾巴都被擦干净了,明明和她半杆子打不着的关系,要查也只会查到曲阳身上。

可是曲阳只是徐庆泽一个化名,也就是说查到最后就会断了想说,可是偏偏连家人还真的就是查到了她的头上。虞子苏一想起段王爷告诉她,王府里就属她院子里的侍卫最多,就忍不住失笑。

“连家历经三朝,实力不容小觑。”夜修冥捏捏虞子苏的鼻子,笑道:“不过我很好奇,夫人是怎么样找到了连家的账本?”

更让夜修冥惊讶的是,这个账本上面,不仅仅记载这连家贪污了丰良灾款的一笔账,还记载了连家买卖官爵的帐。

“这个嘛……”虞子苏顿了顿,拉长了声音卖关子,见夜修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笑着望着她,不由得瘪瘪嘴,将所有事情告诉了他。

“徐庆泽?”夜修冥低沉着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夫人,不知道这个人又是谁?”该死的,什么时候小人儿身边又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夜修冥又华丽丽的醋了。

“哦,一个家道中落的考生罢了,和连家有仇。”

虞子苏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夜修冥的异样,看着书桌上的一堆账册和本子道:“夜修冥,这些还是交给余叔处理好不好?”

反正余叔还年轻着,不用白不用,这要是她自己亲自处理,要什么时候才能处理完啊。

“不行。”夜修冥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看着虞子苏脸色一沉要发飙的时候,又急忙改口道:“这前面的你可以让余叔帮忙管管,不过这些还是得要你自己过目才行。”

“以后这王府就是你当家,我就做一个靠夫人养着的王爷便是。”夜修冥笑道。

“青峰,将这些报过去给余叔,让余叔一直管着就是。”虞子苏一边将前面的那些账本交给青峰,一边在心中道了一声“这个可以有啊”!

“是不是所有银子也是归我管?”虞子苏突然来了一句。

青峰差点踢在了书房的门槛上。

青默差点从外面的树上掉下来。

在外面候着的苏诺忍不住默默笑了。

夜修冥抽了抽嘴角,点点头道:“这是库房的钥匙。”说着,将边上放着的库房钥匙放在了虞子苏的手中,“以后这王府里的银子全部归夫人管,夫人想要怎么用,就怎么用便是。”

“好!”虞子苏对着他笑了笑,不客气地收下,心中却是暗暗道,这才是居家好男人啊。

夜修冥看着虞子苏喜滋滋收起钥匙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虞子苏刚刚那一笑,有着不怀好意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