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会有谷欠望,现实中得不到,便想在梦里得到,若是没有谷欠望,尽管过去唤醒,否则,也会跟他们一样,永远的沉入梦中。”

“你是谁?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快放了他们!”池深深四下望了一眼,却没发现人,不由得内心发抖,为了掩饰恐惧,她只好扯着嗓子大喊。

鹿斯基冲她摇了摇头,从池深深手里夺过蛇毒喷瓶,在眼前的藤蔓上喷了一下。

忽然,盖亚痛苦的大叫起来,随即,歪着脖子昏死过去。

池深深赶紧夺下蛇毒喷瓶,冲鹿斯基喊道:“不要乱动,这些藤蔓似乎跟他们是有关联的!”

“不是的,深深,我们现在已经在梦中了,你得看的真切、明白,才能唤醒他们!”

“不,不是这样的……那到底是怎么样的?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到底是怎么如梦的?!”池深深心烦意乱的扯着头发,烦躁的蹲下身,一个劲的回想着,却怎么也没印象,急的她用手垂着脑袋。

忽然,她意识到一个问题,她搁这捶头头捶了半天,怎么不见鹿斯基劝她?

不对!

难不成真的在梦里了?

她还是不确定,只好抬起自己的手腕,用力咬了一口……

竟然没知觉……

白衣圆点少女新装秀丽可人

是真的在梦里?

她鼓起勇气,向藤蔓走去,又从药箱里掏出剪刀,对准藤蔓,并警告道:“不许缠在我身上,不然,把你们剪断!”

也不知道是不是威胁起了作用,那些藤蔓竟真的不动了,她匆忙跑过去,看看鲁卡、盖亚,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还没等她走到他们跟前,就听到鲁卡呢喃自语着‘口很渴’,无奈之下,池深深只好就近摘了一个熟透的果子。

就在果子落到她掌心的那刻,整个视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影像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还是绿树草丛,而盖亚他们全都躺在地上,当然也包括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伸脚踢了踢鲁卡的脚心,踢了好久他才转醒,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懵逼的反问:“什么怎么回事?”

池深深见鲁卡醒了,来不及跟他解释,便又相继弄醒了豹崽,小家伙们见到妈妈,一窝蜂似得扑了过去。

她没时间招呼他们,赶紧叫着盖亚,却发现他是没知觉的,想了一会,她直接咬破了手指,放在盖亚嘴里。

鲁卡见状,赶紧制止:“他睡得死,你再叫一会就醒了,不是中毒!”

池深深没理会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盖亚,希望他能醒来。

嘭!

忽然,从树上掉下一重物,在地上翻腾了几下,又行如风的跳上了树干。

“深深,快离开这,火猿和蛇母一同追过来了!我实在不是他们的对手!快离开!”

“可是,盖亚还没醒!”

“没时间了,鲁卡,快带深深离开!”鹿斯基一脸严肃的看向远处,声音里透出前所未有的慌乱与着急。

正在这时,盖亚干咳着醒来,抬眼看向池深深,刚要说什么,就被池深深打断:“快起来!你驮着崽崽跟我走!鲁卡,你在这帮鹿斯基,你们都会爬树,相对安全一些,将他们引开后,再来找我们!”

“深深……你手里拿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