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玉树警告了张亭玉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屋子。

也不再理会身后的张亭玉是如何地发狂了。

“谢玉树!”

张亭玉歇斯底里地大喊一声,却是没有再得到回应。

她捂着自己的脸,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家是落魄的世家,若是不早年跟谢家有婚约,她也不可能嫁到谢家的。

只是,她想象中的生活没有得到。

她努力地讨好长辈,对谢临风也算是很好了。

可却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之前还好,谢玉树对她一直是相敬如宾的,多少也让她得到了一些安慰。

可自从谢临风到了该说亲的年纪过后,好像很多事便变得越来越糟糕。

她不过就是想给谢临风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但家里人似乎都不待见她一般。

七里香少女雨后清新唯美空灵写真图片

谢老夫人跟秦氏已经多次提醒她了,让她不要跟那些对谢临风有意的姑娘走得太近,以免给别人错误的提醒。

可她不以为然。

她觉得,她作为谢临风的长嫂,自是应该关心着他的婚姻大事,毕竟,谢临风娶进门的姑娘是要跟她做妯娌的,她不过就是提前打好关系罢了。

所以,依旧我行我素。

这喜欢谢临风的姑娘,她就看上了三个,秦丝雨,方如雪和许悠然。

但这三人中她最喜欢的是秦丝雨,因为秦丝雨对她示好,所以,她觉得若是能够撮合谢临风跟秦丝雨的话,以后自己在将军府也不会跟弟媳发生矛盾。

至于方如雪和许悠然,一个是看不上她的,一个是个病秧子,而且张亭玉自己也觉得许悠然看着是人畜无害,但总给她一种她心眼很多的样子。

可是,谢临风居然选择了一个村姑,这是让张亭玉一点都不能忍的。

张亭玉觉得,沈小七不配。

是以,就算是她知道秦丝雨现在被秦家踢出族谱了,不能再嫁入谢家,但沈小七也不能。

而今晚谢玉树又这么对她,她心里那口气灭不下来了。

“谢玉树,你不要我管,我偏要管。”

张亭玉拽紧了薄被,沉声道。

“大奶奶?”

这时,她的贴身丫鬟听到屋里的动静之后,忙赶了过来。

“芸儿,上次姑奶奶回府的时候说的表小姐什么时候会到京?”

张亭玉猛然抬头,问道。

丫鬟芸儿道:“大奶奶,上次姑奶奶回府的时候说的是最迟月底,也有可能在中旬,表小姐就会回府的。”

张亭玉眼睛眯了眯,然后道:“从明天起,你多去收集一下关于沈小七的消息,越多越好,最好是把她祖宗十八代都给查出来。”

“啊?这个,奴婢不敢。”

芸儿吓了一跳。

她是谢府的丫鬟,自是知道沈小七在谢家人心目中的地位的,让她去打听,那不就是自己找死吗?

“你不去?这点事都办不好,我留你何用?不如明日让那人牙子过来,把你买了去?”

张亭玉威胁道。

“奴婢知错,请大奶奶消气,奴婢明日便去查。”

芸儿吓得一下子就跪地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