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的时间,冯阔的内心起起落落,经历了几番的纠结。

冯夫人一向和善,看着自己的儿子,也出现了些疑惑,“儿子,你做了什么?”

冯大人也看着他,冯阔强自镇定着,“爹,娘,我能做什么,我疼小小还来不及呢,休要听他胡说。”冯阔打定了主意要闹上一场的,反正这门亲事他没有任何错处被抓住,桑家要退亲的话,如果自己这里不同意,就算他们是皇亲国戚,也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墨离知道他要反咬一口,不过并没有打断他的话,由着他去说,反正待会儿他就知道什么叫做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了。

不急。

墨离静静地等着冯阔如何说,冯阔果真上套,“爹,娘,你们不知,他早就对小小有所图谋……”

“什么?”冯大人吃惊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冯夫人也是一脸的蒙,“他……这怎么可能呢。”

冯阔奸诈的冷笑着,之前的狐狸尾巴也不打算藏着了,“怎么不可能,小小那么好,他动心也是自然的,借着师父的名义,对小小做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小小这次闹着要跟我退亲,只怕,也跟此人有关。”

“岂有此理,真是……真是欺人太甚了!”冯大人愤怒的道。

墨离嘴角弯起,轻蔑的看着冯阔,冷声道:“小小不喜欢你是对的。”

冯阔有些气急败坏了,然墨离对他的刺激没有结束,“冯阔,若你是个心思单纯的人,或许就能够得到小小的心了,她的确想过要跟你成亲,但是你自问你要娶她的目的,仅仅是因为她是桑小小吗?”

飞扬的羽毛

冯阔语塞,墨离的逼问并没有结束,“如果她不是皇后的侄女,不是丞相的女儿,你冯阔……会对她百般讨好吗?”

“我……我喜欢的就是小小这个人!”冯阔坚持道。

墨离冷笑,看起来有些狂妄。

“好一个就喜欢她这个人?”墨离视线瞬间如刀子一般凌厉的射向冯阔,“喜欢她,却跟别的女人苟且,冯大人教的好儿子啊!”

冯阔脸色瞬间白了,他矢口否认,“不……你胡说,我没有,我没有,我对小小一心一意的。”

墨离冷冷的看着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得到小小,还好小小没嫁给他。

小小多么好的姑娘啊,可不能被猪狗不如的东西给糟蹋了。

“本来想要给你留点面子,好好地退了这门亲事就完了,可是天堂有路你不走,非要在这里死抓着不放手,”墨离的瞪了他一眼,“你跟那个柳琳怎么回事,还需要我说吗?”

“我……”冯阔真的懵了,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墨离想要知道的事儿,自然知道了,他一开始就不放心桑小小跟冯阔在一起,可是当时桑小小跟他赌气,不听他的话,所以他就亲自去查,结果就看到两个人在那里苟且。

他亲眼所见,还能假的了吗?

墨离环视一周,姿态高傲,仿佛天神一般,“冯阔,你还不退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