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彩天见状,便又要上前去扶。

哪知那老者像是遇到什么凶荒猛兽似得的,吓得直往后退,嘴里还很是惊恐焦急的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闻言,凤彩天上前弯腰伸手扶人的动作顿时就僵在了原地,心想莫不是自己脑门上是不是长了獠牙,不然这老者怎会如此害怕?

“好,我不过来,你别紧张。”凤彩天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一边柔声道。

老者见状,松了口气,还不忘警惕地往一旁冒冷烟儿的柳亦寒看去。

薛文德站在一旁,原本还不明白老者为何会嫌弃他那美若天仙的主人的搀扶,现在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豁然开朗,连忙走上前将老者扶了起来。

“现在可以说,这是怎么回事了吧?”薛文德看了一眼那越来越多从城内涌出的城民,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十分不爽的薛元龙就走了上来,一脸不耐地问道。

老者瞥了他一眼,同样的十分不爽。

这就好比你正好有急事迫在眉睫需要去办,可半路上突然刹出一个程咬金来死命你拽着你说东说,还不放你走,这得多气人,想必不用多说就能体会,更何况这是逃命。

“你小子别跟我矫情,反正这路上的人还有很多,知道什么就赶紧说,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薛元龙这话可谓是赤裸裸的警告加威胁了。

老者一言不发,看着他撸了撸嘴,然后又求救似的看向了凤彩天。

他活了大半辈子,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可常年活在这市井之中,看人也还是有两分眼里。他自然也看出凤彩天身份不一般,就连蜜城的小霸王也不敢在她面前嚣张,而且她似乎心地也不错,居然屈尊降贵地上前扶他这个糟老头子,所以,他才求救似的看向了凤彩天。

清纯可爱围巾小美女冬日枫树下迷人写真图片

“我看你的眼珠子是不想要了!”看着那老头这样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还用那样期许的眼神,柳亦寒身上的冷烟儿顿时便成了冷霜,就连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开腔的薛文德都打了个寒颤。

“看什么看,还不快把你知道的说出来!”薛文德一巴掌拍已经被冷气吓呆了的老者后脑勺上,很是气恼地说道。

这个死老头儿,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学人家小姑娘似的撒娇卖萌,也不怕你那身老皮老肉让人膈应得慌!

“我看还是先将眼珠子挖下来吧,反正没了眼睛也一样可以说话!”薛元龙阴阳怪气儿地说着,脸上已经布满了阴鹫。

此时,刚被薛文德拍回神的老者听薛元龙如此一说,心中所有的火气儿都灭得死死的,迅速冷静了下来。

回想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老者手心顿时就捏了一把汗,恨不得现在就给自己几耳光。

他都干了什么啊?

居然活得不耐烦,去跟薛家的人抬杠。

老者懊恼非常,还没从自责后怕清醒过来,就听薛元龙阴森色的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