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是干什么,谁让你们跪的?”已经做好了赴死准备的柳问天看着自己的族人纷纷朝无长老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下跪,不由得急红了脸,气得在边上左蹦右跳。

然而,在生与死的较量上,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坦然若之,顺其自然?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虽然他柳家人平日里在众人眼里总是高人一等,但是在死神面前,一切的身份地位都变得那么不值一提。所有人,到了这里,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众生平等。

无论是谁,一生中,命只有一条,死也只可能有一次。

所以,看着太上东长老柳青的置之不理,所有想活命的人都跪了下来,他们守护柳家的义务,但是,真正到了生死,他们也认自己没有绝对誓死捍卫柳家的重担。所以,他们无比认真可怜地祈求道:

“东长老,请你将执教印的下落说出来吧。我知道你忠肝义胆,为人正直善良,可是如今少主不在,家主又身受重伤,就连五长老都惨死当场,难道,你就这么想看到我们柳家就此这这个人手里彻底颠覆吗?”

归于直白的话,当然不可能直接给柳青说,但是这番貌似听上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劝解话,;落在柳青的耳力却无比的心痛和讽刺。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临头各自飞?

“休想!”柳青痛心疾首地凝望着柳家那些殷切希望自己能说出执教印的众人,斥责道:“我;柳家在吾茧立足数万年,哪怕是面对临界神域的打压迫害,也从未低头服软。你们如今是在做什么,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执教印交出去之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当然知道。可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不就是弱肉强食吗?”人群中,有人怒了。

站在人群最前方的柳问天闻言,听到如此丧失志气的话,顿时怒目圆睁地回过头,阴鹫一般的眼神如同扫描仪一般扫向众人。

“是谁?”

呆萌俏皮齐刘海女生可爱生活照

“刚刚这话是谁说的,有本事站出来再跟我说一遍。”柳问天怒斥出声,目光所到之处,柳家人皆纷纷地头。

不过很快,人群中又传来了一声不满的嘀咕。

“大长老何必要自欺欺人,事实就是事实,柳家这些年也不过是强弩之末。”

听见不屑的话语,柳问天又将目光快速撤回之前扫过来到那些人群之中,但是,等他再次看去之时,那被扫描过的众人却无一不是低着头,噤若寒蝉。

“哼…果然是孬种,敢做不敢当。”柳问天咪着眼,眼底的鄙夷和不屑展现得淋漓尽致。

“虽说我不敢当!”隐匿在人群中的人似乎被柳问天的话和态度刺激到了,他赫然站起身,怒目而刺。

“佟石…”柳问天和柳青同时出声,显然没想到,这人群中与自己对着干,煽动柳家人投向的人,竟然是这个一辈人兢兢业业,事事为柳家考虑的唯一外姓长老——二长老。

“没错,就是我!”或许是撕破了脸皮。佟石的脸上早已没有往日的慈眉善目,有的只是狰狞的恨意和不满。

接着,他直视着柳青,大声的控诉道:“东长老,你只想着保住执教印,可你有没有想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保得住吗?还是说,你将大家的命都看得还不如一块石头来得重要?”

“是啊,东长老。只要柳家还在,我们就还是吾茧的掌权者,可是,若是没了我们,你抱着一块还未必能守得住的石头,有什么用?”

佟石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说道了全部人的心坎儿里。此时,他们早就没了之前的同仇敌忾,有的,只是想着,如何保住自己这条命,不至于成为那黑衣人的手下亡魂。

柳青和柳问天何尝不知,可是…

柳青铁青着一张脸,看向别处;远处的柳问天却有些动摇。无长老觉察到这点,也立即保证道:“柳问天,不如咱们做个交易,只要你说出执教印的下落,我将他们都放了,怎么样?”

黑纱之下,无长老笑眯眯地说着,但是心里却希望他们干脆别答应,这样自己就可以杀个痛快。不过,他们的目的却不是杀光柳家的人,所以,感受到君无涯那越来越冷的气息,无长老也不敢再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

他其实还有点害怕,这些人死犟到底,让他最后什么消息也得不到。不过,现在好了,有了这叫佟石的带着柳青这些族人帮他逼迫,他相信,很快柳青就会坚持不住。

柳问天满是狐疑不相信看地看着,其实那什么也看不到的黑衣人,神情狐疑而纠结。用一个消息,换众人的活命,其实真的狠划算。但是,就那样一个嗜杀成性的男人,这个交易真的能实现吗?

柳青沉默了好一会儿,无长老也给足了他思考的时间。

良久之后,在众人揪紧了心,可怜兮兮的殷切祈求攻势下,柳青最终还是妥协了。

“你真的在得知消息之后,就放过他们?”柳青豁然抬起头,正色地看着这个钳着自己脖子,不敢见人的家伙,冷冷地确认道。

无长老被看得有些心虚,但是还是停左胸膛,严肃认真的道:“当然!”

柳青又细细地盯了他好几秒,反问:“我什么相信你?”

无长老哈哈大笑,无比轻蔑的道:“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与我讨价还价吗?”

柳青抿唇苦笑:“当然没有,不过,执教印的消息也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若是你想要得到它的下落,那至少应该先给出点儿诚意来。”

无长老一愣,虚眯着眼思量着他话中的真假,突然他又放声一笑,“柳青,想不到你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了,竟然还跟我耍心眼儿,你可别忘了,那边儿白龙王椅废墟里的柳云帆还没有死透,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柳青脸色一变,却又镇定无比,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道:“那你就直接去问他啊,反正我不怕死,也不在意他们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