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丫头,几天不见,怎么越混越回去。那执教印你不是都拿着好些日子了吗?怎么炼化了,还是掌握不了里面的精髓,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凤彩天摸了摸鼻子,感觉好像还真的是那么回事。

   五块执教印,分别代表着乾坤、邪崖、炼狱、吾茧、落尘,她明明每一块都将他们完全炼化了,但是,除了乾坤神域的这一块,其他四大神域的执教印,炼化之后她不仅可以利用执教印里面的里面,还可以控制其代表神域的城池阵法,但是,就是这乾坤神域的执教印,她觉得真的是特别的有挫败感。

   明明是在最早炼化的一块,可到目前为止,她除了能借助里面的力量来增强自己战斗力外,就只能控制一小块,也就是尘萱阁这一方天地的阵法。

   而且,这还是她努力了好久才有的成果。

   “行啦。媳妇儿,你看你都快吧小丫头说哭了,咱们还是快点去尘萱阁吧,等忙完了这些事,大瑶山还有事在等着咱们的呢。”小白龙看着‘欲泣欲涕’的凤彩天,有些于心不忍,忙上前搂着紫凤的小蛮腰,替凤彩天打掩护。

   果然,嫌弃十足的紫凤一听到小白龙的话,眼神顿时就瞪了过来。

   “谁是你媳妇儿,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紫凤鼓着腮帮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过,耳尖的羞红却出卖了她此时内心的娇羞。

   小白龙也不理,搂着不断挣扎的紫凤,厚着脸皮笑道:“那又什么关系,反正你迟早要嫁给我的。”

   “哼,你少臭美了!”紫凤撇过脸,语气依旧十分的气恼,但是,这还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在小白龙的调笑下,两人渐行渐远地出了大厅,往尘萱阁走去,留下了一阵风中凌乱的凤彩天。

   小白龙是哪只眼睛看到,自己要被紫凤骂哭了呢?

   无辜眼神秒杀宅男

   我拜托,不痛不痒的几句,虽然让她有些小小的受伤,不过,打是亲骂是爱嘛。她的嫌弃,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激励。

   古语不是也云,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么?

   紫凤毫不客气地摘出自己的不足,也让她充分意识到,完全掌控执教印的重要性。

   凤彩天暗暗下定觉醒,等黑老三的事告一段落之后,她就好好钻研一下这乾坤神域的执教印,她就不行,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自己还搞不定一块玉。

   暗暗地想着,凤彩天望着两人的背影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而等她再睁开眼时,眸中一片清冷,寂静,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浮躁。

   ……………

   凤彩天跟了上去,不一会儿,三人便已出现在尘萱阁内。

   尘萱阁依旧是淡粉色系列的粉纱公主系列的色调,温馨中带着一股不明言语的浪漫。胡桃色的家具泛着淡淡的檀香,给人一种典雅与大气的温婉,让人不由自主地静气凝神,祥和而内心平静。

   “这地方倒是不错,”紫凤环视了四周一眼,难得地赞叹了一声,不过,当目光再次落在进门的凤彩天身上时,一切的美意都变成了一种嫌弃。

   尤其是想起凤彩天现在居住的那个暖阁,白惨惨的一片,紫凤就忍不住叹息,“唉,凤丫头,你说你和乾坤神域的前领主明明就都是出自同一个灵魂,可是这前世今生,审美的角度,差别就这么大呢?”

   凤彩天:“……”

   这还没完没了?

   凤彩天讪讪地笑了一声,觉得实在是难得解释,素手微微一扬,巴掌大的玉牌便出现在手心之中。

   凤彩天闭上眼,手中晦涩难懂的手印凭空而划,不消片刻,紫凤和小白龙便感觉空气中升起了一股蕴含天地之力的能量波动,让人浑身一震。

   “这就是执教印之威?”小白龙有些惊讶地指着凤彩天手心执教印散发出的刺眼光芒。

   紫凤点了点头,“应该是,不过…就这速度,要是站在面前的不是我们是敌人,只怕这凤丫头还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那倒是。”小白龙难得在批评凤彩天的事情上,与紫凤站在了统一战线。

   所谓高手过招,决胜不过秒秒。

   凤彩天催生出来的执教印之力虽然强大,但是,这发动的时间实在太长,就拿现在来说吧,虽然这前后不过半分钟,但是,三十秒的时间,在高手过招中,至少可以刺杀她十次,而凤彩天的命可只有一条,这发力的时间,根本就不够人家杀的。

   “有没有办法,替她一把?”小白龙伸手从旁边拉了跟椅子给紫凤,自己也在一边坐下。

   紫凤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万能先知,什么都懂啊?这乾坤神域的执教印虽然力量之中蕴含着天道之力,但是这毕竟是人类的东西,我那里懂。倒是你,你不是号称人界的万能字典吗?在人界带了这么久,就没听说过这方面的?”

   小白龙微微一顿,有些尴尬的道:“那都是几百万年前的事了,更何况,这些年被诛神令压着修炼,我那里还记得那些。”

   “那怎么办?”紫凤叹了口气,看着依旧双目紧闭,吃力牵动尘萱阁内部结界的凤彩天,紫凤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大战而感到担忧。

   君无涯的实力,绝对不止他们看到的那么简单,光是从他近几日突然强行帮人提升修为这一手来说,那绝对不是普通强者就能对抗得了的。

   而柳亦寒…唉…

   小白龙也跟着叹气,他虽身为神龙,实力不受这片空间的限制,但是,龙族祖先绝对不允许他们参与凡人的战争。而且,为了避免后人擅自违背族规,更是用鲜血与天地许誓,若有违背,便全族覆灭。

   所以,就算他有心帮忙,也不能拿全族人的性命冒险。

   这现在怎么办呢?

   就在两人沉寂在束手无策与交际之中时,突然,一道金光从凤彩天的眉心窜了出来,直逼两人面门而来。

   气势汹汹的杀意,似乎蕴含了血海深仇的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