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见她眼底神情并无异处,心下摇头,是他多心了!

掠过苏沐晴的话,道:“朕念你并无歹意,杖责二十。”

苏沐晴登时心头大松一口气,磕头谢恩,“民女谢陛下不杀之人,写陛下仁德体恤之恩!”

皇上摆摆手,内侍总管着人将其带下执刑。

苏沐晴离开,皇上指了躺在床榻上的萧恪,问萧煜,“他怎么样?”

萧煜摇头耸肩,双手一摊,“这得问御医啊,儿臣怎么知道,现在看来,反正是还活着!”

皇上听他说的不伦不类,登时恨恨剜他一眼,“混账!有这么说你弟弟的!”

说着话,指了瑟瑟缩缩立在墙角,被屋内方才情形吓得魂飞魄散的那个由萧煜先前亲自请来的御医,道:“还不赶紧瞧瞧。”

御医得令,抖着腿上前,给萧恪一番查探,半盏茶功夫不到,转身回禀,“九殿下无碍,不过是用了些迷药,药性不强,不过再等一个时辰左右,就能散去,多喂他喝点水,药性挥散的快。”

皇上略略点头,指了萧恪,吩咐御医,道:“好生照顾!”言罢,起身抬脚,朝外走去,“你虽朕来!”没好气丢给萧煜一句。

萧煜提脚跟上,御医睁着一双震惊的眼睛盯着皇上的背影,心头喃喃:刚刚没听错吧,皇上的意思,是让他亲自照顾服侍九殿下?

他是御医,不是奴才!!!

大眼朦胧少女娇媚可人

无声的咆哮从胸腔迸出,眼瞧着皇上带着一众人离开,御医脑袋一垮,幽怨的朝躺在床榻上的萧恪望去,正好与萧恪一双朝他看来的眼睛对上。

吓得御医当即一个激灵险些跳起来。

九皇子虽然先前不受待见,在宫里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可近些日子,却是与四殿下走的近,更何况,现在二殿下没了,三殿下没了,四殿下又是个只知玩乐不成器的,那这皇位……

如是想法在脑中一晃而过,御医心跳顿时加快,娘的,怎么就忘了,九皇子虽然身中迷药,可这药性邪门儿,只迷身子不迷脑子,他这脑子,清醒着呢!

颤颤巍巍,抖着眼角,御医梗着胆子又朝萧恪看过去,“殿下,臣给您倒点水?”

萧恪气若游丝,“我这里,有下人服侍,你且去吧。”

御医……九殿下这是生气了?嘴角一颤,“那个……还是臣服侍您吧,您这药劲儿还未过去,一般的宫人,到底不如臣妥当。”

萧恪闻言,沉默一瞬,又道:“可是,我不想看见你!”

御医登时脸就绿了。

这九皇子虽然一向与人无交不近人情,可……可这话说的也太直接了吧!

提着药箱,从屋里跌跌撞撞,深一脚浅一脚,提心吊胆出来,院中凌厉的北风吹乱了他下巴上花白的胡子,太医只觉自己的脑子都被这风吹的打颤。

老天,他该不会,就此就得罪了这位九殿下吧!

这厢,太医浑浑噩噩顶着一头麻线一路离开,那厢皇上扯了萧煜一路回自己歇息的寝宫,一进门,劈头盖脸就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现在刮得什么风!”

萧煜被皇上一脸怒气弄得莫名其妙,“北风啊!父皇难道不知道?”

说着,萧煜摇头,“父皇一定是被英国公给气傻了!不过,英国公这老贼,也的确够气人,他自己做下滔天枉法之事,竟然还想着法的往儿臣头上扣屎盆子。”

“他也不说说,他当年派府上暗卫杀手扮作刺客行刺父皇的时候,儿臣还不再这个世上呢!竟然就要把这盆子扣儿臣头上,要不是方才父皇把他拖下去的及时,儿臣真相暴揍他一顿,欺人太甚!”

皇上……

瞧着萧煜根本找不到对话重点,还兀自气咻咻的一张脸,皇上只觉浑身无力……他到底是生了个什么货出来,别不是个傻子吧!

嘴皮一颤,皇上大喘一口气,竭力压制着自己的脾气,循循诱导,道:“既是北风,那你可知,朕的行宫和英国公别院的位置!”

萧煜暴躁的话被皇上无力截断,一个愣怔,道:“行宫在南,别院在北。不过我说父皇,您这是怎么了,怎么总揪着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啊!”

无关紧要……

皇上觉得他若再同萧煜说下去,没有被英国公当年的骇然惊天秘密气的吐血,也得被萧煜气的背过气去。

长长一声叹,皇上有气无力道:“现在刮北风,冬日天干物燥,咱们在南他在北,你说这风一刮,英国公别院的大火是不是就烧到朕的行宫了?要等真的大火烧山,烧到这里,凭着行宫这点存水,还能扑灭?你我都得被烧成肉干!”

萧煜眨巴着眼睛,丝毫领会不到皇上的良苦用心,道:“原来父皇担心的是这个,您不是已经派人去灭火了吗?”

皇上……

朕没有你这个儿子!没有!绝对没有!

内侍总管立在一侧,勾着脖子躬身掩嘴笑。

皇上当局者迷,看不清,他却是瞧得真真的,四殿下装疯卖傻,这是在转移皇上心头那口怒气呢,这四殿下……哄起人的手段……啧啧,当真不一般。

这么些年来,无论皇后明里暗里做下多少天怒人怨的腌臜事,皇上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实在气不过,就罚个禁足,就连皇后勾结苗匪这种通敌大罪,皇上都没有废后,不过就是念着当年一剑之恩。

可现在,从英国公口中得知,这么些年来,他所惦念顾及舍不得的一切,不过是一场蓄意而为的恶意骗局,而他,一代帝王,九五之尊,被人玩弄于股掌,数年!

这口恶气,只怕是将英国公阖府抄斩鞭尸,皇上只怕也不痛快,更不要说,此时是事情才才爆出来,皇上心头憋着的那口气,不定有多烈。

当时事情一出,瞧着皇上的脸色,内侍总管就悬心,深怕皇上因此怄心,憋出点好歹来……

眼下倒好,被四殿下一通愣头青似得浑闹,陛下的脸色,虽然依旧不好看,却是明显心气畅通了许多。

内侍总管大松一口气,再看萧煜,眼底目光,便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