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你们都别愁眉苦脸的,妈真没事,回去吧。”沈梦三言两语把两子一女打发回去。

从沈家出来,贺依依担忧地看着两位哥哥,“你们说妈是真的没事吗?”被丈夫背叛,还有个九岁的私生子,搁在哪个女人头上都是致命的打击。

贺际帆点了根烟,道:“依依有空多来陪陪妈,别总提爸的事,跟她说点开心的,尽量劝她出去逛逛。”

贺依依点头,“我会的。”

贺际帆转头看向贺云宵,“妈现在最操心的就是你的婚事了,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来,妈可能会高兴一点。”

“等遇到合适的,我自然会带回家,只希望到时候让我心动的女孩恰好是妈喜欢的,否则,我可能要跟大哥你一样,跟妈对着干了,大哥你到时候可得向着我。”

贺际帆不咸不淡地睨了贺云霄一眼。

晚上。

“在担心妈?”窦薇儿洗完澡出来,看见贺际帆站在窗前,背影沉重,走过去关心地问。

贺际帆回头,窦薇儿不施粉黛却依旧明眸皓齿的容颜,让他心头的阴霾散去一些。

“这次的事,对她打击很大。”他说:“她一向自视甚高,却被自己的丈夫背叛了十几年才发现……”

“莫瑞和贺中阳已经不在国内,给他们点时间,会好的。”

小诺的流光溢彩

窦薇儿除了这么安慰,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贺际帆笑笑。

贺长居和沈梦的婚姻也算是家族联姻,出了事,对两家的关系影响很大,以后是亲如一家还是势不两立,就看两个当事人的态度了。

贺长居的态度已经引起了沈家的愤怒,他若还是执迷不悟,沈、贺两家反目成仇是必然。

贺际帆想到因为家里的事扰得他们的蜜月之旅半途而废,心下歉疚,“这次蜜月没能让你玩得尽兴,等孩子生了,我带你再好好玩一圈。”

窦薇儿抱住贺际帆的腰,“只要你以后别像你父亲那样,我就高兴了,在哪里都高兴。”

贺际帆捧着她的脸俯身亲了亲,道:“有你就够了。”

窦薇儿右手往下一探,“你能管得住它?”

贺际帆脸色一僵,继而嘴边绽开一抹坏笑,“还劳烦贺太太多多喂养,它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不如……”

窦薇儿脸红,踮起脚尖,主动吻住贺际帆的唇。

贺际帆大手爱抚她削瘦的背,加深这个吻,室内的温度迅速攀升,很快溢了满室的春色。

……

贺长居找了半个月,把莫瑞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甚至她的老家他也去找过,始终没能找到人。

活生生的两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站住!”贺家老宅,贺长居边系衬衫袖扣边往玄关走,他打算再去找沈望津问个明白。

莫瑞突然失踪,一定和沈家有关。

却被贺老夫人喝住。

贺长居停下脚步,转身,“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贺老夫人脸色不佳,“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去不去把小梦带回来?”

贺长居沉默。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嫌这个家太安逸了是不是?那个女人既然已经走了,就说明她是放下你了,你就不能跟小梦好好过日子?你都五六十岁的人,做这事也不怕外人笑话。”

“妈,我没说不跟小梦过日子,只是瑞瑞跟了我十几年,我必须给她一个交代,现在她行踪不明,你叫我怎么安心?”贺长居忧心忡忡。

就算莫瑞的离开不是沈家所为,是她自愿,他也必须要知道她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

贺老夫人深呼吸两口,狠狠道:“给你两天时间,不去给小梦赔礼道歉,你以后就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个儿子!”

贺长居头疼:“妈……”

贺老夫人不理他,起身回房。

贺长居在原地站了片刻,转身出去。

……

“告诉我,莫瑞在哪儿?”贺长居紧紧盯住对面的沈望津。

沈望津随性地靠在沙发里,双手交握在身前,老神在在地看向贺长居,淡然的表情让贺长居心生急躁。

“你们究竟把她弄哪里去了?还有我儿子。”

沈望津把贺长居眼里藏不住的紧张和焦急瞧得分明,他眼底浮上冷意。

“沈望津!”贺长居瞧见沈望津这表情,越发肯定内心的猜测,莫瑞的消失果然和沈梦这些哥哥有关。

贺长居想到这十二个大舅子对自己下的狠手,心脏像被一只手扼住,瑞瑞和阳阳会不会……

“你们到底对瑞瑞和阳阳做了什么了?说话!”

沈望津闭口不言。

贺长居忽地起身冲过来揪住他的衣领,“快说!”

沈望津眼睛眯紧,似笑非笑地望着贺长居,“就这么想知道?”

他慢腾腾掰开揪住自己衣领的手,幽幽道:“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还想去把他们找回来不成?”

“这是我的事。”

“我把他们送去了……”沈望津故意停顿了一下,嘴角的笑容深了一些,才说出一个国家的名字。

贺长居一怔,“你、你们……”他们这是要害死瑞瑞和阳阳,沈望津说出来的那个国家,是南非的一个战乱国,前段时间爆发战争,死伤无数,交战区几乎成了废墟。

“他们要是出了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留下这句狠话,贺长居转身就走。

“你想去找他们?”沈望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还没告诉你,我把他们具体送到了什么地方。”

贺长居回头满眼怒火地看着他。

沈望津脸上依旧挂着笑,只是那笑,很容易就让人想起狡猾的老狐狸。

贺长居得到答案,再次转身离开,这次沈望津没有叫住他。

外面很快传来汽车引擎声,渐渐远去。

沈望津的妻子出来,不赞同地看着他,“你干嘛骗他去那危险的地方?要是出点什么事,当心小梦恨你。”

莫瑞和贺中阳被送去了一个发达又富裕的小国,离z国非常遥远。

沈望津回头看了眼妻子,笑道:“谁让他欺负我妹妹之后,还这么不知悔改。”顿了顿,他嘱咐:“这事别让小梦知道,省得她过来跟我闹,她闹起来,我搞不定。”

……

贺长居回家拿了护照,没收拾行李,也没跟谁打招呼,直接去了机场。

南非那个国家因为战乱,z国取消了与其所有的航班,贺长居只得乘飞机去了其邻国,然后坐车去那个战乱国。

贺老夫人知道贺长居为莫瑞去了南非,气得晕倒,当即就住进了医院。

沈梦得知此事,已经是贺长居离开国内的一周之后。

贺长居失联,生死未卜,贺家一时间乱作一团,沈梦来医院探望贺老夫人,贺老夫人拉着她的手道歉。

替贺长居道歉。

贺长居的这一举动,受伤最深的就是沈梦。

沈梦设么都没说,坐了一会就走了。

窦薇儿跟着她离开病房,沈梦进了电梯,一转身,就看见身后的窦薇儿,她的眼泪一时无处隐藏。

窦薇儿递上一张纸巾。

沈梦没接,撇过脸。

窦薇儿也不在意,伸手按了一层按键。

“看见我这样,你很得意吧?”沈梦一开口,还是以前那样目无下尘的口气。

“想要听实话?”窦薇儿看着她的侧脸,笑道:“确实很爽。”

沈梦霍地转头,眼含愠怒:“你……”

“你总是一副看不起我的高高在上的嘴脸,我不过是出身差点,为什么要被你这样轻贱?你出身高贵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丈夫背叛,十三年,一个出轨的男人隐藏得再好,生活里终归有些蛛丝马迹可寻,你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可见你有多愚蠢。”

“窦薇儿!”沈梦怒气被点着,眼泪都忘了往下落。

“我说的不对?”窦薇儿笑脸以对,“你看不起我的同时,你自己又怎样呢?”

沈梦沉默。

无意发现贺长居和莫瑞奸情那天,贺长居说的那番话再次在她耳边响。

她这么多年,除了享乐,除了挑刺,什么都不会做,贺长居的话里,多少都带着些看不起的意味,就像,她看不起窦薇儿。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快点走出困境。”窦薇儿话锋一转,诚挚道:“你现在这样,际帆很担心,我们夫妻一体,他担心你,我也担心你。”

“以前的你,脾气大,又顽固,还目中无人,字里行间都是门第之见,给我的感觉是永远不会有什么事能让你伤心难过,虽然那时候总被你中伤挺让人生气和难过的,但如果中伤我能让你开心起来,我现在一点也不介意你骂我,不过,除了我的父母和爷爷奶奶,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其他的随便你怎么骂,我保证不生气。”

窦薇儿说着伸出三根手指作保证状。

沈梦不知怎么,被她俏皮的样子逗得失笑。

反应过来又板起脸,“别以为说两句讨好的话我就会承认你,痴心妄想。”

窦薇儿笑:“你不承认我也没关系,反正你承不承认,我都已经是际帆的妻子,贺家的长孙媳妇。”

沈梦冷冷‘哼’了一声。

余光瞥见窦薇儿开始显怀的肚子,想到贺际帆跟她说过的窦薇儿肚子里的是个男孩。

她微微侧头,看向窦薇儿的肚子,“天冷了,还穿这么少,臭美什么。”

“我回去就多加衣服,保证把您的孙子保护得好好的。”窦薇儿哪能听不出沈梦这话的关心之意,顺杆子就往上爬。

除了住院部大门,外面秋风萧瑟,沈梦冷着脸道:“行了,不用你送,回去吧。”

“妈。”窦薇儿冲沈梦的背影喊了一声,不等她有什么回应,直接道:“开车慢点。”

看着沈梦雍容华贵的背影,窦薇儿嘴角的笑渐渐消失。

婚变对一个女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沈梦的高傲和自尊被这件事打击得支离破碎,希望,她意识到自己的不足,然后越来越好。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