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临君没有成亲?更没有孩子?

   那小越子是谁?!

   之前飞默就在怀疑小越子会不会根本就不是越临君的儿子,乍然之下听见时契这么说,飞默有种:特么的越临君果然在骗她的感觉!

   可这不仅代表了越临君在骗她,更代表了小越子也欺骗了她。

   越临君有没有骗她无所谓,反正两人不熟,可是小越子呢!

   小越子她可是放在手上捧着,放在床上一起暖被的干儿子,居然也骗她?

   飞默脸色微沉:“留行的消息可靠吗?”

   时契语气平板无波:“留月山庄遍布整个世界。”

   留月山庄是真的很有钱,每个地方都有留月山庄的生意和商行。

   他们的财富是让所有势力都眼红,包括凤凰门也一样。

   别看凤凰门的底蕴不错,但是真要和留月山庄比起来,恐怕还不到留月山庄的十分之一吧。

   有钱代表着到哪里都走得开。

   软萌妹子温婉清纯图片

   最重要的是,留月山庄世界各地都有人手,自然能知道很多别的势力无法查到的消息。

   因此这个消息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飞默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心里有点气恼:“难怪那家伙不让我看小越子,搞半天小越子根本不是他儿子!”

   那么问题来了,小越子……到底是谁?

   留行又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难道留行身边有什么人,知道越临君的事情?

   飞默心底想着要不要去找留行问一问,这个念头还没在脑海中完全转过来,就听时契冷声道:“留月山庄你不能去。”

   飞默惊讶,时契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为何不能去?留行既然知道越临君的事情,那肯定也知道小越子的事情。”

   “不行。”时契表情有点冷。

   时承也有点不解:“大哥,既然那孩子来历有问题,留行知道的话,确实应该去问问啊,说不定又是一个故意接近小飞默的呢?”

   时契冷漠的丢出一句话:“留行来提亲过。”

   时承:“提亲?跟谁?”

   飞默清了清喉咙:“咳,宝贝儿,他是来跟我提的。”

   时承:“卧槽!那不能去,宝贝儿,你跟那个留行最好离得远一点!奶奶的,那病秧子,还想肖想我家宝贝儿?”

   飞默状似无奈的道:“哎,没办法,我顶着这么一张奇丑无比的脸,还是有人对我死心塌地的,足以可见,我的内在美可以打动任何人。”

   时承:“……”

   他冲下往上看着外甥女,幽幽的道:“宝贝儿,你的自我感觉真是太良好了。”

   飞默叹息:“宝贝儿,你真懂我。”

   时契眯了眯眼:“又在胡说什么,时承,你是不想起来了?”

   时承大喊冤枉:“哥!明明是宝贝儿先喊我的!你怎么不说她!”

   时契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表情阴森。

   时承气弱了:“那什么……我刚什么都没说!”

   时契这才满意收回眼神,吩咐飞默:“总之,你留在家里,我会去查。”

   飞默微微一愣。

   留在……家里?

   这里,已经是她的家了吗?

   时承等时契走了后,才努努嘴,不高兴的道:“宝贝儿,你大舅舅一定是吃醋了,哼,因为咱们不带他玩,所以就小气的吃醋了,你下次别不能再见死不救了啊!”

   飞默:“那要怎么带他玩?”

   时承想了想:“呃,喊他大宝贝儿?”

   飞默:“……”

   时承想象一下喊时契大宝贝儿的画面。

   时承:“……”

   算了,简直无法想象。